設為首頁
聯繫院長
加入最愛
   您現在的位置:  原住民文學創作園地 >> 柠檬路过 QQ450609720 >> 柠檬路过 QQ450609720 >> 正文 台灣原住民  
  小矮人在酒瓶中肝硬化       
文章標題:   小矮人在酒瓶中肝硬化
作者:丹畢立茲    來源:作者原創    點擊數:3038    文章錄入:丹畢立茲

 

繼新竹大隘部落境內在敏督利颱風趕盡殺絕之後,無情的豪雨與土石流更是肆無忌憚地,奪走當地無數百姓的命。苦日子正要開始的大隘部落,另外一種更可怕的死法,正不偏不依的瞄準大隘部落,蔓延在大隘部落的居民。這一次,死神打算用更進化的方法,利用你愛喝的民族性格,成全你不要命的願望,祂要在每七天內帶走一條人命,而且是同一家族的命,就連坐吃賽夏族人好幾世紀的小矮人,對這個瘋狂連續殺人魔-肝硬化,竟然也束手無策,太扯了吧!

   

矮人的家大隘部落,是父親的故鄉。像傳說中的仙境那麼美麗,無論你是從竹東進來縱觀大隘的山水,還是從部落坐視大隘的宏偉,這塊聖地,實在令人嘆為觀止!用『美的快不行』來形容這個地方當屬最為貼切、最為原味。

   

像往常一樣,每逢掃墓節我們都會在隘口路邊的祖母家聚會,不曉得是因為那裡是祖母家,還是祖母的家設有祖先牌位,我們這個家族成員,每年都會在那邊一起燒香祭祖,一起上山掃墓,然後一起吃飯。

 

今年,我又來大隘了,而且一個月將要來大隘四次。這次來大隘,住在天母的姑姑說,是要參加可能年輕時,貪杯喝壞肝臟的三嬸父親的公祭,目前住在五指山口的榮隆叔叔與阿蘭嬸嬸,是山上唯一可以處理後事的人,希望我能上山去,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,至少可以安慰安慰他們。從三嬸父親在醫院病情惡化的開始,叔叔跟嬸嬸的生活方式,就起了很大的轉變,每天忙得不可開交,直到送走老人家,以為可以恢復平靜的生活了,而我,什麼忙也幫不上。

 

回到台北的第七天,我又來大隘了。天母的姑姑又說,隘口路邊的祖母,在稍早就已往生與世長辭了!隘口的祖母,印象中是既開朗又幽默的老人家,她最喜歡我們這些孫子,圍在她的身邊聽她說話,每次掃墓節她總會摸摸我的頭,想起來好像是向大家炫燿,我是她的一個乖孫子,將來一定會有一番作為。

 

那一夜,獨自開車前往新竹大隘,那條通往大隘的路,感覺上有點陌生不好走,但無論如何,還是要硬著頭皮向前走。全世界都知道我是一個有名的膽小鬼,尤其聽別人說某某死了或某某怎麼死!我渾身就立刻幻想死人的形狀,要不是瞻仰隘口祖母的儀容,不要說是開夜車,就連白天,槍斃我都不會去!不過,那一夜,相信是祖母的保佑,就在我一路不停的胡思亂想中,平安到達大隘,看見想見的人。我想黑夜裡驅車,讓我看不多五峰那條古道土石流無情的摧慘吧!

 

才到台北,第三天,又接到天母姑姑的來電,我又來大隘了。姑姑通知我隘口路邊的祖母的最小女兒,在祖母入土為安的第三天,因為傷心過度,死在肝硬化差不多半死亡狀態的姑丈身邊。長年嗜酒如命的表姑姑大人,終於命喪酒泉,天人永隔。

 

昨天的天母,一整天都用下雨度過。先是刮起一陣風,再來忽大忽小的雨滴,整的天母就像在自動洗車機裡受洗的二手車一樣。洗車夫用泡沫鋪蓋車身,有點像剛剛講的刮起一陣風,接著所有夾雜塵土與垃圾的風朝著你揚起,然後強力自動噴水沖下來,像突然一場大雨重重落在你頭上,打得你叫痛叫絕。以為車子經過一番的梳洗後,會以亮麗的全新的面貌重新出發,結果天母依舊是天母,中山北路五段到士東路段,塞車永遠是塞車。

 

過幾天,我打算再去大隘一趟。昨天住在天母的姑姑又來電了,她說在大隘,患有肝硬化的表姑丈,終於停止呼吸如願撒手人間了。這位住在部落,人們以為會先死卻後死而聲名大噪的姑丈,昨天終於不負眾望圓寂上天堂。終年躺在床上以酒瓶打點滴蠕動血液過活,看起來很像恐怖片的姑丈,您安息吧。我聽過很多有關您的風涼話。我想,不如歸去,才是對家人最好的交代,您走了也好。

 

傳說中美麗的仙境『大隘部落』,有著傳奇的矮人神話故事而馳名天下。小矮人在賽夏族人的心中,有著不可一世的地位與身份,牠是他們唯一的神。每逢祭典的時候,賽夏族從不缺席,對於小矮人,他們是如此的尊敬與懼怕,無人可取代,以致小矮人的身世,賽夏族多半沉默以對。

 

美麗的山莊與充滿神話的『大隘部落』,掀起世人對這個小部落的好奇知心,多少人想要探究這神秘的矮人故事!多少人想要親眼一睹這個神秘地方的風采。

 

其實我在懷疑,從前祖父、祖母口中所說的矮人諸神,是否因為曾經有過,為了守護大隘這塊土地壯烈犧牲,而得到後人的尊敬?還是窮途末盡、束手無策、無能的賽夏族,為了怕小矮人找上門來,故意呈奉祭品,來討好生性好色的矮人,以免招惹殺身之禍?

 

過去,大隘部落有無數寶貴的生命死在酒瓶下,好幾年了,仍未見改善,現在村子裡卻製造出更多新的肝硬化者等著死去,就算是我的家族,也難逃肝硬化的魔掌和死神的召喚!

 

大隘部落公諸於世的矮人祭典,究竟能帶給生活在大隘部落的居民有什麼好處?大隘部落居民的生存條件改變了什麼?常常遇到一身醉味的好友,一付無神的黃眼睛對我說:「藍山,二年一次的矮人祭典就要開始了,大隘又出名了!」當我預見整個台灣人擠爆這座小部落的時候,一陣冷鋒立刻澆熄原本不沸騰的心情,可憐的大隘人,又要面臨重大厄運的到來,接二連三的社會案件也將層出不減。有什麼好臭屁的,矮人祭對大隘村莊的人有什麼好處!

 

醜陋的政客利用矮人祭作為他的競選總部,這些政客只要耍一點手段,大隘部落立刻出現成群無知的拜金者,立刻溶化在政客的花言巧語下,變成他玩弄的工具,達成投他票的目的。花一點小錢,說一點好話,很快的你就變成他的影子,很多當地的人,就這樣迷失人性,喪盡天理,出賣自己的親朋好友,做出對不起家鄉的事啊。

 

人口稀少,可憐又愛喝酒的大隘人,很快就被一滴污水污染全身。當矮人祭或選舉過後,整個潔淨的山巒,就變成垃圾山臭氣滿天,偏僻、落後、交通不發達的窮山區,誰理你!就像現在土石流過後,誰會繼續幫忙搜尋深埋在土堆裡的親人?誰會繼續幫忙重建五峰鄉變形的地緣?誰會繼續幫忙修補五峰鄉到處坑坑洞洞的老馬路,親人依舊埋在土堆裡,坑洞依舊是坑洞,坍方依舊是坍方,誰裡你!怎麼不見你們的政府出面幫助你們呢!怎麼不見你們的神矮人出面幫助你們呢!怎麼不見你們解放矮人呢!

 

星期六,我將再度前往大隘部落。這是我這個月第四次回大隘部落,也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在一個月內,連續送走四個親人的歲月。昨日歡笑,已成追憶。

 

我們都會無法接受失去親人的噩耗,也會迷惑在政黨有多愛原住民幻覺;我們會陶醉在神話般的矮人故事裡;也會自豪自己是優秀的原住民。當親人過世時,我們知道用更多更豪華的葬禮服伺死人,卻從未珍惜身邊還在的親人;有些政黨,我們知道根本是騙局的,卻從未警惕這些政客正在利用你;我們一直膜拜矮人,卻從不去探知牠存在的意義是什麼?貪婪之心,暴露原住民最脆弱、不堪一擊的一面,到頭來還是自作自受。

 

大隘村苦難的居民,在他們生命的盡頭,無法自拔的親戚朋友們,一個接一個的死去,在他們最需要的時候,坐吃賽夏族人好幾世紀的小矮人,可曾顯靈控制人們的貪杯之念!可曾顯靈保衛大隘部落居民的生命財產!可曾顯靈保衛這塊土地,免於災難!大隘的賽夏族,何時才夢醒。10/19/2004

  • 上一篇文章: 情境窮迫如山倒  求愛如抽絲剝繭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夜裡的一顆心與兩行淚
  •  最新5篇熱點文章
  • 回家[590]

  • cjo6ru8[499]

  • "原"是一家人[788]

  • 起身[756]

  • 改變[829]

  •  最新5篇推薦文章
  • 枯葉蝶[2359]

  • 孤幽百合[2582]

  • 家 好遠[2872]

  • 山芙蓉 viljua[2634]

  • 萬壽菊 ljangi[2685]

  •  相 關 文 章
  • 回家[590]

  • cjo6ru8[499]

  • "原"是一家人[788]

  • 起身[756]

  • 改變[829]


  •   網友評論:(只顯示最新10條。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,與本站立場無關!)
  • 會員pan19821206於2007/7/8 上午 12:23:57發表評論說:  感傷阿
        幸好你已經不是是住在那了
    不然在淤泥中很少人能乾淨的走出來

  • 設為首頁 | 加入最愛 | 聯繫院長 | 友情連結 | 版權申明 | 管理登錄 | 
    文章版權歸創作者所有  系統服務:  院長:林歌  總編輯:巴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