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
聯繫院長
加入最愛
   您現在的位置:  原住民文學創作園地 >> 散文小品 >> 真情散文 >> 正文 台灣原住民  
  父親來過夢中     
文章標題:   父親來過夢中
作者:莎米    來源:作者原創作者原創    點擊數:1785    文章錄入:莎米

     父親來過夢中            Sabi-Piling

    昨夜,父親入夢來。

    在我廿一歲時,父親就過世了,迄今廿多年我幾乎是夢不到他的,若要屈指算算印象較深刻的夢境大概只那麼一兩次吧。常希望他能進入夢中與我相會,但很難,即便有,他總是躲在電線杆旁,要不然就在大樹後方閃避,沒有互動沒有對話的畫面。

    昨夜的夢境是,我在他的墳前痛哭,哭的很悲慘淒厲,好似將自己所有的痛苦都暢快淋漓的向他宣洩,後來我從夢中驚醒,卻趕上現實的自己也正哭的傷心欲絕,半夜偌大的房子裡留下哀怨凝結的空氣。嗯!好久沒這樣清晰的夢見父親,可能----他了解我的鬱悶,也可能他在思念我了。

    這一生對父親的印象是:大男人、英勇、富責任感、交遊廣闊、應酬多、海派、愛面子、會賺錢、有想法、有企圖心----。在我心裡,父親的圖像是真正的男人,部落的領袖,十足的英雄。

    父親受過日本教育,熟諳中日文。我常看到父親早晚讀日文書、寫字,雖然我不懂他在讀什麼書,但他懂得自我充實、為人解困、寫陳情書,總覺得他應該是那個年代部落裡稍具影響力的人。

    在我童年的時候,家在部落裡總是門庭若市,人氣旺盛,往來的親友應接不暇,常常呈現熱鬧的景象。家裡眾多親友進進出出,我常不停的被使喚和長輩們招呼。

    依稀記得,父親常帶我們全家人上山種香菇,那是一處相當遙遠的叢林野地,有一次在臨時搭建的工寮裡幾十個大人拚命的工作,我親眼目睹父親莫名奇妙的被警員帶走,後來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事我不得而知,不過父親好像有一陣子離開過我們。

    及長,父親仍不改雖千萬人吾前往矣的精神,還是經常帶我們全家大小翻山越嶺栽植香菇。我們乘坐一段的路程,然後在隱蔽處下車,再徒步約莫兩個時辰才抵達目的地,時而爬越,時而陡降,時而越水或溯溪而上,時而攀岩徑走,小心翼翼的走過無盡的羊腸鳥道,往返的路途波折變化,走過好幾回始終分不清哪一條才是正確的路徑,父親的迂迴戰術,不是等閒之輩所能及。然而不可否認的是,父親的神勇對家庭生活的改善確實有很大的助益。泰雅族男人馳騁在山林的驍勇氣度,我的父親應是最為典型。

    父親的氣質帶點霸氣不可一世的風格,我總是對他戒慎恐懼。每天傍晚父母工作回家之前,我必須妥善協助做好許多的家事,飯要先煮好、洗澡水要燒熱、屋裡內外要清掃潔淨,甚至父親要換洗的盥洗衣物需備妥放置在浴室裡, ----父親的吆喝聲令,我們都得唯命是從馬虎不得。雖然如此,父親總是逢人誇口或讚揚他尚且懂事的女兒,我常被他說的手足無措。

    我一向最懼怕醉酒回家的父親,他常常抵家大門時拉開嗓門大聲叫嚷或和母親爭執。印象中我親眼瞧見母親被推倒在地的拉扯場面,我在一邊勸阻不了,自己不停的哭泣求援。

父親酒後喜歡找母親抬槓,如果記得沒錯,他們常為遠嫁外縣後山部落的大姐而起爭執,父親掛念大姐清苦的婚姻生活,怪罪母親當年草率應允親事,為此他們經常意見相左引起不必要的干戈。我常覺得家裡缺乏安全感,所以喜歡留連嫁出去的二姐家做為離家的藉口,這或許和我後來厭惡醉酒友很大的關聯。

    等我真正懂事以後才發現,其實父親表面看來道貌岸然,內心卻是柔弱纖細,他只是不善表達對子女的愛意罷。

    那一年二哥入伍,我們準備了佳餚美味去探視,父親看到受訓中逐漸消瘦的兒子,臉上露出無限憐惜,禁不住淚水縱橫,鐵漢柔情的一面顯現真性情,我才知道父親真的愛我們。

    就讀高中一年級時,父親問起我學校的生活境況,我在父母親面前表演儀隊進場威武的模樣,逗得他們樂開懷,尤其是父親,我看得出他的眼神裡透露些許的驕傲以及對我未來的種種期待。

    高中離家時母親會按月給我基本的生活費,她常說要省著用,並問我這樣夠不夠用,我當然肯定的回應,其實天知道我一向勤儉節約的徹底。當時因為環境拮据,手足眾多,能獨厚父母的寵愛,我總是內疚花用太多家裡的錢,所以什麼我都覺足夠。然而父親總是嚴厲斥責母親:「這樣怎麼夠用啊,多給一點,別讓孩子出外挨餓」。直到今天這句話常常縈繞耳邊,當我現在也是為人母親,總以父親當時的話做為暮鼓晨鐘,提醒自己對子女的付出要無怨無悔無求。

    父親的走和二哥有關。在二哥結婚後第二天,父親上山狩獵,用意是希望婚後第三天陪兒媳回娘家,並將自己豐收的獵物做回門厚禮,代表男方家的誠意也給自己添足面子,沒想到父親卻因巡視獵器的途中手握枯藤不慎墜落山谷。當時部落的人挺力相援,動員了青年壯漢主動協尋了三天三夜,第四天在眾人的尋覓中,最後親眼發現父親的竟然是自己的兒子-二哥。我的父親躺在山壑中溪水旁安靜的離開人世。

    將父親接回家的那一天,我和二姐很沉穩的用乾淨的毛巾,清洗他還算完整的身軀與臉頰,臉部有些瘀傷的部分我輕輕的擦拭,口中不斷的溫柔的告訴他我是他最深愛的女兒。我知道這一刻我能為父親做的就只是這樣了。

    父親一生靠山吃山,倚賴山林維生,與叢林為伍與鳥獸作伴,自詡是狩獵能手,部落的山大王,卻不敵命運的安排,最後竟也在叢林野地結束自己的人生。

    我欣喜昨晚夢見了父親,雖然哭得淚流滿面,可是若因思念或感恩,這樣的哭泣是值得的。

    今年的清明節我將準備回去敬拜掃墓,以回饋父親在我年少時的養育之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• 上一篇文章: 轉角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沒有了
  •  最新5篇熱點文章
  • 回家[450]

  • cjo6ru8[370]

  • "原"是一家人[637]

  • 起身[583]

  • 改變[635]

  •  最新5篇推薦文章
  • 枯葉蝶[2223]

  • 孤幽百合[2404]

  • 家 好遠[2706]

  • 山芙蓉 viljua[2452]

  • 萬壽菊 ljangi[2494]

  •  相 關 文 章
  • 一杯米酒的父親節[1891]


  •   網友評論:(只顯示最新10條。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,與本站立場無關!)
        沒有任何評論
    設為首頁 | 加入最愛 | 聯繫院長 | 友情連結 | 版權申明 | 管理登錄 | 
    文章版權歸創作者所有  系統服務:  院長:林歌  總編輯:巴代